中国古代史

读书杂谈_而己集_而己集

——七月十六日在广州知用中学(2)讲因为知用中学的先生们希望我来演讲一回,所以今天到这里和诸君相见。不过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讲。忽而想到学校是读书的所在,就随便谈谈读书。是我个人

2020-03-26

知了世界_花边文学_花边文学

中国的学者们,多以为各种智识,一定出于圣贤,或者至少是学者之口;连火和草药的发明应用,也和民众无缘,全由古圣王一手包办:燧人氏,神农氏(2)。所以,有人(3)以为“一若各种智识

2020-03-26

运命_花边文学_花边文学

电影“《姊妹花》(2)中的穷老太婆对她的穷女儿说:‘穷人终是穷人,你要忍耐些!’”宗汉(3)先生慨然指出,名之曰“穷人哲学”(见《大晚报》)。自然,这是教人安贫的,那根据是“运

2020-03-26

文学和出汗_而己集_而己集

上海的教授对人讲文学,以为文学当描写永远不变的人性,否则便不久长(2)。例如英国,莎士比亚和别的一两个人所写的是永久不变的人性,所以至今流传,其余的不这样,就都消灭了云。这真是

2020-03-26

曲的解放-伪自由书_伪自由书

“词的解放”〔2〕已经有过专号,词里可以骂娘,还可以“打打麻将”。曲为什么不能解放,也来混账混账?不过,“曲”一解放,自然要“直”,——后台戏搬到前台——未免有失诗人温柔敦厚〔

2020-03-26

清明时节_花边文学_花边文学

孟弧清明时节,是扫墓的时节,有的要进关内来祭祖(2),有的是到陕西去上坟(3),或则激论沸天,或则欢声动地,真好像上坟可以亡国,也可以救国似的。坟有这么大关系,那么,掘坟当然是

2020-03-26

再论重译_花边文学_花边文学

看到穆木天先生的《论重译及其他》下篇(2)的末尾,才知道是在释我的误会。我却觉得并无什么误会,不同之点,只在倒过了一个轻重,我主张首先要看成绩的好坏,而不管译文是直接或间接,以

2020-03-25

题辞_而己集_而己集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泪揩了,血消了;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时,我于是

2020-03-25

航空救国三愿-伪自由书_伪自由书

现在各色的人们大喊着各种的救国,好像大家突然爱国了似的。其实不然,本来就是这样,在这样地救国的,不过现在喊了出来罢了。所以银行家说贮蓄救国,卖稿子的说文学救国,画画儿的说艺术救

2020-03-25

《我也来谈谈复旦大学》文后附白_集外集拾遗补_集外集拾遗

为了一个学校,《语丝》原不想费许多篇幅的。但已经“谈”开了,就也不妨“谈”下去。这一篇既是近于对前一文〔2〕的辩正,而且看那口吻,可知作者〔3〕和复旦大学是很关切,有作为的。所

2020-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