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皇

3.18-凉城旧梦

温柔的灯光映在斑驳的白墙,岁月侵蚀的痕迹,铸成一道缝隙,故事在缝隙中,轮回了四季。没人懂它的沉默,又蕴藏了多少心事,延伸了多少往事。灯光与黑夜,一个照亮远方,一个学会了坚强,堕

2020-03-19

总有清风-雪泥鸿爪xnhz

古时候,“琴、棋、书、画”是文人的必修课。这其中,书法尤其重要。弹琴的人要有乐感,绘画的人要灵感。一个人如果没有这两方面的特质,琴与画是最难学的。曾几何

2020-03-18

便签-追梦人

这张便签跟随我16年多了,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合肥南七的一栋出租屋,每层七八家租客的那种。而这张便签则在二楼拐角处的那个窗户上,也不知他在风中摇摆了多久。我每次用水都要经过拐角到达

2020-03-18

我与网络那些事儿-艾娡

我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但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接受新事物比较慢的人,我的思想确实有些传统甚至有些顽固,在思想上,我还没有我妈妈赶潮流呢。第一次接触计算机是在上初中后,计算机课上学习五笔

2020-03-18

笔墨是下一秒的动态,灵感是上一秒的观弦-晴云朵朵

墨一样的星空泼了牡丹,花一样的月光成了礼物,水一样的空间泛起涟漪,山一样的小径张开色彩。灵感不用抵达它为何而来,思维自由经营火了原野,想象恰好是一枝茉莉飞入烟火,实虚正好是一树

2020-03-18

穿过玻璃的笑脸-可人儿!

编辑荐:我应该学习小孩的宽容,对别人不苛求,让自己变成玻璃窗上的那张笑脸,不吝啬的笑容。透过昏暗的灯光,隐约看见玻璃墙上贴着一张笑脸。我以为那是店家贴的招牌画,只匆匆瞟了一眼,

2020-03-17

图腾柱-

正月初二,是新年回外婆家拜年的日子,也是我每年仅此一次的重游外婆家花果园旧址的机会。沿着兴隆街建起的舅舅家的新房,已经是这个宅基地上建起的第二栋房子。新房的厨房挨着花果园,开门

2020-03-17

小山村旁的那条小河-江南伴月

年节的时候,由于疫情的原因无法外出游玩,于是在一个清风徐徐的早晨,去村西北的那条小河边走了走。凛冽的西北风,给大地涂上了一层浓灰色,河边的水草早已枯萎。不远处的上游,拦河水坝的

2020-03-17

春暖花开-里由

饭后,三两好友,行走在阡陌小径,无所谓道路坎坷,无所谓山路漫漫。放眼望去,一田田油菜花开,一埂埂青草葱绿,一排排春芽吐枝,春水徜徉,春风恣意,这就是春天了吧!盼望春天,是今年最

2020-03-17

草木有灵-梦玉清秋

人非草木孰能无声,可谁曾知道有的人还恰恰听得到草木之声。现如今的人,乃至于德高望重的禅师都未必能够做到静听草木,静听光阴。我在书中读到过一位禅师,他曾在睡梦中听到了婴孩的啼哭声

2020-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