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选自橹泳散文集-橹泳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文章阅读网

那晚,叔带翠回家,婶板着脸说“唉!遭罪了,我们不管你,庄上的吐沫星子准能淹死人!”

屋外,寒风呜咽,雪刚弥漫,翠瑟缩着身子,打了个寒颤“婶,我会洗衣服,还会烧饭,您吱一声就行。”

“你看,多懂事!”叔乞盼地望着婶。“说到底,我是她亲叔,哥嫂去世后,这孩子已熬得没了人形。眼下天寒,我们再不照顾,她可怎么活?”叔默默地转过头,抚了抚颊边的泪。

婶脸色稍缓,笑着对翠说“我是刀子嘴豆腐心,说到天边去,你终归是我的侄女......”

今年夏天,翠的父母想多点收入,就学着别人去成子湖卷鱼,头几次还不错,可那天赶上大风,两人也没经验,落了水。

是叔办的葬礼,他看到无依无靠的翠,心里像刀扎一样。他几次托人找婶说情,婶才答应收留翠。

这也难怪,乡下人生活贫困,突然多出一张嘴显然是个不小的负担,何况她原本就有五个孩子,最大的比翠还小二岁。

婶停不下话,一边在锅屋铺床,一边嘱咐着翠“小孩子一定要勤快,尤其是女孩子,多干点活累不着,将来嫁出去,什么都不会,人家会说娘家没交待。”

翠知道,婶收留她已是莫大的恩惠,尽管锅屋的笆墙透着彻骨的寒风,可终究是有了家,她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干活,报答婶。

这里的村庄靠近成子湖畔,生产队的人口不多,土地却十分辽阔。婶家仅是责任田就有十几亩,其它的自留地也还有七八亩之多,白天他们都得泡在田里,家里全靠翠一个人。翠除了要照顾婶家的几个小孩外,还得洗衣服,喂猪,做饭,无无半日空闲。

翠觉得婶了不起,生了五个儿子,在家里是功臣,连叔都要看她脸色。虽然,婶的性格不好,对谁都发脾气,但她认理,老辈的礼数从不逾越,是个颇为板正的人。

单说在教育翠这方面,她就特别严厉,很多时候,翠已累的浑身疲惫,可她总能找到数落的理由,譬如“昨天你叔换在磨腿上的衣服洗了吗?长头地红薯藤砍回来没有?......”

叔也插不上话,只是立于一旁牵强地笑着,“喏,你是长辈,翠是大姑娘了,脸皮薄,说话悠着点。”

翠常常想着自已的将来,她已经十五六岁了,哪天嫁人了,也养几个儿子,那就能离开了猪圈,纺车、灶台,像婶一样。

婶喜欢唱小曲,常在晚间慢慢地唱,都是些乡村小调“ 一月梅, 二月俏, 山伯敲冰把水烧,英台读书记不牢,喝口热茶记性好”。从唱曲的姿态看出婶活的很快乐,翠也渴望这种快乐,因而她常暗下里也学着唱,不到一年光景,她模仿婶的唱腔就惟妙惟肖,如出一辙。

婶的娘家离此不远。她有个侄,是庄上最会唱的一个,十八九岁就自立门户,每天赶集唱书。他与翠一样,年幼时便没了父母,是婶一手把他带大。多年前,同村的坠子艺人卞瞎子收他做了徒弟,这才有了今天。

他常来看姐,巧在那天遇见翠正唱“五月五,过端午,家家户户粽子煮,山伯裹粽手指笨,全靠英台教清楚”。他口痒,立即接着“七月七,鹊桥搭,明月千里照万家,仙子寂寞舒广袖,英台共我回老家。”他个子不高,也不健壮,可嘴皮子却利索的很,歌声像是长了腿的长虫,直愣愣爬到翠的心坎里。

村东有一社场,遇逢集,他总会在那里说古唱今。翠闲时也去,但她只是远远地看,一句话也没有。那年月,没有现在电视机,电影等文化食粮。村庄不大,难得有说书的,竹板刚响起,四周便围得水泄不通。于是,他便来一段《梁山伯》,或是《孟姜女》。

翠也想过祝英台,孟姜女,但更想到他。记得那天,他单独为翠唱了好多故事,当唱到十八相送时,他还偷偷地看着翠,翠的心立时扑通通地直跳,脸一下子就红了。

翠喜欢唱,尤其喜欢和他一起唱。他一有空就跑过来给翠唱,有时两个人还会避开叔和婶到田间小路去唱。乡村田野开阔,麦浪翻滚,路边的野草泛着葱绿的光彩,映得翠也明亮起来。

乡下人嘴快,不久,叔就知道了翠的事。婶认为这有违礼数,她狠狠数落着翠“养你这么大,受罪享福还不知道,可你却糟践我们二老的面子,要是还念着婶的好,就断了这个念头。”

不知什么时候,婶就托媒婆给翠说了一门亲事,而且定好年底出嫁。那晚,翠去找他,他早已离开村子。

听说,是婶下了死命令,不许他再见翠。论辈,他是翠的舅,这件事传出去,有违伦理,辱没祖宗。

翠出嫁正值隆冬,村头那片无垠的田野,麦地,野草,全让霜花染了浅浅的白。迎亲的队伍是几辆板车和一台黄包车,嫁妆也不值几个钱,就是几个木制的箱子,那还是叔几夜没睡赶制的。

临别,婶对翠说,“出嫁了便是大人,一定不要给娘家人丢面子。婶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求什么回报,让我心安就行。”

翠给叔和婶磕了头,回头看了看西边即将暮落的余晖,泪水涟涟地就上了迎亲的车。

翠的男人叫银龙,是个屠夫,他原本讨过老婆,只因一二年也没生出孩子,银龙便把她撵了出去。这次,他花了几百块娶回翠,觉得捡了个便宜,值!

翠看着银龙肥坨坨的身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她瞥见床头的窗花,百子图时,却又想起了婶的话,自已是大人,得像婶一样活着,为娘家挣面子。

一年多过去,翠的肚子一直也没有动静。于是,银龙找来朱庄的黄牛皮算一下,黄牛皮嘟哝道“此命好比海中舟,风雨飘摇受颠簸,今生难有子嗣缘,虽无祸事也堪忧。”银龙立即暴跳如雷,咒骂翠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男人愈猖狂就似乎愈有威严,妇女好像天生就比男人矮半截似的,算卦的说翠是无子的命,人们也就坚信不疑了。翠下田,路边有些人总在窃窃私语,指指戳戳地傻笑。翠失落了,像是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

夜间,乡村一片漆黑,寒风在屋外呜号,翠还在低着头,默默地做着家务,她也不说话,就是不停地做。她焦虑的眼神透溢着一种失落与悲茫,完全乱了方寸。

银龙的谩骂常从夜半传到天明,翠也不敢应声,他知道若银龙将她撵出去,自已连落脚地也没有了。

叔曾说过,“古今往来,身为女人,开枝散叶,打理家务,才是份内之事。”可作为女人,却生不了孩子,这事丢人不说,更无法面对银龙。那晚,她颤颤巍巍地向银龙下跪保证,“自已一定会弥补这个缺憾,好好下田干活,操持家务。”

此后的时间里,翠干活像拼命似的,衣服里外都是汗水,早晨天擦亮就下田干活,晌午又匆匆赶回家做好饭,她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自已的过失。可银龙并不理解,照旧还会发火,而且脾气也越来越坏,翠已经记不清自已被打过多少次了。

劳动之余,翠会去田头的社场,她闭上眼睛,想着娘家的那个社场,想着那个书场,想着那个唱曲的他,她似乎能听到,“六月里来蚕豆小,英台顽皮偷豆角,农夫扛锄追下山,山伯为她挨拳脚。”唉!可谁为翠挨拳脚呢?

不知从哪天起,翠的腰就弯下了,个子也变矮了。她照样还做着原来的那些活计,依旧扛着锄头去无垠的田野,闲时也还会坐到社场边发呆。

翠怕遇见村里那些人,因为他们都谣传着她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她很少出去串门,除了做家务,其余几乎每天都呆在田地里。

她害怕回家,更怕听见那些风言风语。乡村女人都是嫁鸡随鸡,夫死随子,可翠的晚年却没有什么指望,整天如负枷锁,步履艰难,在疲惫中熬过那些枯槁松脆的时光。

社场边有片一望无际的高粱地,孩子们都会跑到里边去捉迷藏,或找些小喇叭,紫端端的果实尝尝鲜。某天,人们发现,有个手拿着竹板的人,在那里唱着莲花落“家住卢集新庄南,离家寻妹好几年.......

有人听到翠对那人说着对不起,然后又低下头引泣良久,“我是个废人,不能生育,若银龙撵我出门,我便成别人笑柄,给叔婶蒙羞。现在,银龙待我很好,万不能做出糊涂之事,遭人吐弃。我这一辈子,无论多难,也要好好过活,这样才能报答叔婶的养育恩泽。”

那唱曲的叹口气,低声说:“你何必苦了自已,难道就为一个名声?”

夜里,有几个小伙子在高粱地把那个唱曲的打个半死,说是发现他有拐带良家妇女的嫌疑。

这件事,让远近几个村庄都知道了,唱曲为何在高粱地被打?他想拐骗谁?庄上人自然无法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从此以后,人们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唱曲的。

拐骗别人的老婆在乡村可是一件大事,尤其是长幼颠倒,即便未成事实,主家也会颜面扫地。人们都知道这个理,就像那个唱曲自已所说的《梁山伯与祝英台》里,门不当,户不对,还不是一样都闹得天翻地覆、险象环生。

自这件事发生后,翠就病了,总是咳嗽,每次还会咳出很多血。以前,翠生病一般不看医生,也不吃什么药,她总是觉得挺一挺就过去了。可这次非同小可,她似乎扛不过去了,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

银龙用独轮车推她到乡里医院检查,才知道翠患上了癌症,料想时日无多。

冬天是荒凉的,田野间只有凄厉的寒风在呼号,翠的房内静悄悄的,她颓然地看着前来探望的叔和婶。在疲惫劳顿的生命里,她没有忘记婶的教导,没有给他们丢面子。她流泪了,一辈子受累受屈都没有流泪。现在,自已就要解脱了,她似乎是即将熄灭的油灯,耗干最后一滴也就心安了。

翠迷迷糊糊地哼着,“三月春,四月红 ,清风扑面寒意浓,山伯英台凉亭坐,不知奴家是女红。”孤寂的心情既沉重又宁静,声音悲戗而忧伤,她哀怨纠结的目光一直看着叔与婶那堆满沧桑的面容。

翠的墓就葬在成子湖畔的迎湖村,那里有一片破旧的砖瓦房,叫麻风院。麻风院的大门就对着茫茫的成子湖水。不知哪日,院中来一老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他靠种一些拾荒地,辛苦艰难地生活。

当地人说,每天傍晚那老头都会走到湖边大哭,还会唱着小曲,“多年恩爱情如海,山伯难忘祝英台,今生未伴你到老,来生也寻湖边来。”这里田野空旷湖面宽阔,老头的曲调委婉而苍凉,传得很远,直直地传向天际。

猜你喜欢

严禁强制安装ETC怎么回事?为什么严禁强制安装ETC

针对ETC推广应用中出现的虚假发行等乱象,交通运输部今日(12月27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应说,严禁通过任何方式强制或变相强制安装ETC,严禁以任何方式对非ETC车辆通行高速公

2020-01-28

王俊凯粉末大片 粉末大片什么样子?(图)

近日,TFBOYS成员王俊凯登上了ELLEMEN一月刊封面,少年特有的青春气息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王俊凯粉末大片】相关视频截图) 11岁当练习生,13岁出道,大众很难在@

2020-01-28

丰田被罚8700万 丰田被罚详细原因曝光

12月2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对日本汽车制造商丰田汽车对其在江苏省东部的雷克萨斯汽车进行价格垄断行为,处以人民币8760万元的罚款。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丰田与经销商处

2020-01-28

高以翔女友发文 说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发文?

12月27日凌晨,高以翔女友Bella在社交平台动态里发布了一张雪景图,留言说:一起看雪吧!文字后面还配了蓝色的心以及星星图案。 此时距离高以翔去世正好一个月,这也是Bella

2020-01-28

胖五飞天 一行字让指挥大厅鼓掌欢呼!

川北在线核心提示:原标题:胖五飞天一行字让指挥大厅鼓掌欢呼!12月27日20时45分,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约2220秒后,将实践二十号卫星准确送入

2020-01-28